另一個日夢|游心妤創作個展

我的創作是將自身的存在狀態,透過繪畫的方式,將內在的視覺呈現在畫布上,一種內在的投影。

很像觀影經驗中,描述的並非電影主角的特寫或是劇情鋪陳的高潮,比較接近電影導演在一幕一幕之間,透過風景長鏡頭、無人的房間或是窗簾望出去的遠景,那種曖昧的過場更包含著不可見的語言。

我們正乘坐在一輛名為當代生活的火車上,不斷變換著影像和資訊,從世界到自我處於某種失速狀態,在這種影像間的曖昧,反而得到喘息、遲滯、空白⋯⋯,容納我的日夢、想像與創造。

 

與心妤聊聊這次的創作

1. 關於此次在白色方塊的展出《另一個日夢》,當初是在什麼樣的情境下設定這樣的主題呢?

 

通常創作的時候我需要一個完整的空間,不受打擾,白色方塊具有這樣的特質,尤其是二樓書櫃的陳設,有點像是自己的房間和工作室,我希望以「日夢」的概念把這兩個場域結合起來,白色方塊的氛圍給人一種介在公共和私密之間,它像自己的工作室,可是又不完全是,我就用「另一個」來指稱這個讓人放鬆的場域,可以發想和做很多事情。此外,我想以另一個日夢來暗示作品的虛構性,是我揀選影像畫面以及組合我的日常生活和記憶片段,擬造出來的一種理想的地方。



2. 創作這件事每個人都有自己尋找靈感的方式,對心妤你而言,創作的動機是來自於眼前所見的動念就畫下來,或是一個已設定好的主題,開始羅織他的線呢?

 

這次的作品給我最大的啟發可以說是旅行時的「生活感」,像是蘭嶼和東部一些地方,有幾次是一個人去的,這些旅行給我的經驗是碰到一些更懂得「生活」的人,像原住民生活如何自給自足,當然還是需要基本的資源,相對起來,他們與自然共處的樣子讓我非常欣賞。回到都市的時候會回望那時候的生活感,我會利用相機照片或是影像截圖的方式,融合自己腦補的視覺畫面去完成一張作品,儘量保持在同樣的鬆脫感上,視覺畫面不免會透露出影像的色彩和人工燈源的效果,這種弔詭很有趣,同時是我理想和真實的生活樣貌。

這個階段的感受和心得會跑到畫作上,它比較不像是預設好要畫一張很「鬆」的畫面就可以捕捉到的,有時候一邊嘗試新材料和方法的作品反而來得比一定要做「好」的作品來得更讓人驚艷。當然我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,一邊還在學習怎麼在「有跟沒有之間」用適當的力度去表達一件事(笑)。



3. 這次的展覽《另一個日夢》,觀看作品時常會覺得他看起像是一幅風景、又像是一條走不完的路徑,畫作的反射也是你對生活的心境嗎?

84559659_190075932098105_5315373460204027904_n

可以這麼說,走不完的路徑,可以走可以停,特別以《五棵樹》、《流》和《田野》來說,這三件作品是我在沒有圖像參考的時候做的作品,景象跟我真實的經驗有關,我經常會在移動過程被一些風景吸引,也許可以指出各自可能從哪些經驗而來的視覺畫面,但它們其實是想像出來的,意味著嚮往,繪畫可以讓我在回返到那的時空,那種路徑或河道的遠可能來自身體經驗裡,經常遙望著某些地方不自覺在圖像之間表達出來。



4. 此次的作品中有一個以三幅連續的創作,想請您分享一下這幅的概念?

80809858_1629346143874301_4746039570473156608_n

三幅連續的創作是《草地體操》,取材自《羅馬》的電影局部截圖,我特別喜歡電影敘事之間,主角和主角對話結束的過場,只有遠景或風景,鏡頭長時間停留的畫面。這段敘述女主角與男主角發生一夜情後懷上小孩,幾經周折後找到消失的男人,就是這一幕,望向一群人,但是有種飄渺的意味,這裡的人被某種制度同化,選擇成為群體之中的同一種角色身份,我將操演槍枝的畫面變成了體操,降低電影中沈重的設定,選用三張連幅有全景的視覺效果,有些人以炭筆塗抹,有些是白色,有些被用鉛筆線留下,我希望呈現一種人離去,像是fadeout那種視覺畫面,不知道最後會留下什麼。



5. 此次的展覽您在介紹時特別提到《空間詩學》一書中的概念,而書中也另有這樣一段話「我們的家屋是我們在世間的小角落,誠如常有的說法,家屋是我們最初的宇宙,一個真實的宇宙,如果我們親密地看待自己的家屋,即使最破落簡陋的落腳處也有美妙之處。」,我想創作也是吧,你會如何以創作來看待你的宇宙呢?

 

家屋是我們最初的宇宙,隱含著一種對現實的包容感,在親密地和最破落簡陋之間,這種心情呈現出完滿與接受的意味,創作好像包含更多不可掌握的部分,有的時候你想做那個,那其實自己的階段或是歷程還沒有抵達,所以呈現出來的畫面會有種對不上的感覺,創作是誠實的自我表達,所以創作以宇宙來比喻的話,應該也像是平行宇宙,某些點上交會,某些點上分離,但是創作能夠誠實的做出某些點上的直球對決,它可能是階段的「全部」(比例上佔多數的感受),有抵抗、矛盾、執著也可能是平靜和喜悅這類的表達,也就是說它不完全像家屋來的滿足和接受,但同時都是一種誠實地吐露,更需要去思考如何被感受這件事情。



6. 這次展出的作品,有幾幅人物像是凝視著遠方、望向遠方的畫面,是否能請您分享在創作的構圖上,想傳遞什麼樣的心情?

80858281_1004334369935345_7344716765642883072_n

 

我想抓住畫面中的色彩和筆觸痕跡,作為一種人物感受上的視覺語言,也許不是角色之間的對話,可以說他們甚至不在同一個空間中,而是我在不同時空和地點經驗的對象,是現實或是網路資訊的經驗捕捉而來的,這些人物選擇以及他們在空間當中的配置,什麼都不做,就是純粹做一種感受的活動,看著遠方有一種遙想的意味,同時透過手姿和望遠鏡作為一種暗示,可以說色彩,線條和構圖整體是回望文初提到的一種身體感,這個擬造出來的空間就像我在異地生活的樣子,給人什麼都不想只是待著,沈靜之中就會看見自己內部的感覺。



7. 對你來說「藝術創作」是什麼?如果請您分享一句話給也想投入藝術創作的年輕學子,你會對他們說…

 

創作是作為觀察自己和理解自己狀態的方法之一,藝術則是一種不可抗拒的感染力吧,有時候藝術創作是宣言式的、揶揄的、提醒的,但我想這些不可避免的都是以自身存在關切為出發,也就是「我」的這個軸心,創作是發現自我和表達自我的方式,認識自己也許才能提升到藝術的層次,越是真切越是能夠去打動人,我是這麼想的。

分享一句話給也想投入藝術創作的年輕學子⋯⋯保持「任性」,讓自己用水母漂的方式活下來也不能被現實給淹沒,大概吧(笑)!

 

展期|2019/12/8~2020/2/28
地點|白色方塊咖啡&工作室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