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體感知的迷走地圖-無座標之旅-冰島特別篇

 

今年3月初自駕開車探遊冰島,一座充滿冰,雪與火山的奇幻國度。由於此行是和幾位台灣朋友結伴,一路上能和當地人交談的機會不多,大概就是旅館或餐廳人員,直到在冰島的最後一晚,很幸運地認識到一位當地的藝術家。

在冰島的最後一晚,和旅伴們一起去了原先計畫行程時無緣入住的一間旅館酒吧–KEX HOTEL,早期它原來是一間餅乾工廠,關閉了之後轉型成旅館和酒吧。據說,除了來拜訪冰島的旅人,也有不少當地人喜歡來這邊喝一杯,是個容易認識當地人的好地方。

照著地圖上來到了這棟建築的前面,一樓沒有任何的窗戶,只有一個黑色小門,上面有小小凌亂的KEX HOTEL字樣,抬頭看二樓的窗戶,燈光微弱,天花板像是廢棄的水泥牆,也沒聽見任何的音樂聲。站在門前的我們七嘴八舌地討論著是不是走錯地方?懷疑歸懷疑,網路上也找不到其他的同名的的地方,於是就推開了小黑門。

迎面來是一道樓梯通往二樓,有點像台北市的老式公寓住宅那樣,到了二樓才感覺到酒吧裡的喧鬧聲音,非常肯定我們「走對了」。

和旅伴找了個靠窗的位子,我看了窗外,是剛才抬頭看到店裡天花板的位子,沒有特別裝飾的天花板,還是水泥的原色,又是個工業風特色,從外頭的確看不出來是間有營業的地方,好在好奇心驅使我們推門進店。

在吧台向小哥點了杯啤酒,眼角瞄到右手邊,坐在吧檯的客人,他正在一疊A4空白紙上練習一些「字體」。

對於街頭藝術很敏銳的我,立馬問說「你塗鴉嗎?(You do graffiti?)」男子稍微抬頭,透過他的帽沿看我一眼,淡淡地說「哦!對阿!」,塗鴉客都是很酷的我知道。我接過小哥給的啤酒,喝了一口

,問他說「我可以畫嗎?」「哦,可以啊」他抽了幾張下層的白紙給我,雖然很有性格但其實還挺友善的。其實當下我也不知道要畫什麼?就說:「欸,我可以畫你嗎?」「喔?你要畫我?」他有點驚訝接著說:「好啊! 如果我不要一直看著你的話」「不用一直看著我啦! 你就做你正在做的事就好了」我笑著說。就這樣,我邊畫他的速寫,我們邊聊著天。

他說他的朋友們在這間酒吧工作,所以常來這裡,坐在吧檯邊畫點草稿。 我問了他有沒有作品在市區,一邊給他看一整天在街頭蒐集到的作品照片。「哦!這幅是我和朋友一起畫的」、「這一張貼紙是我的簽名」、「這幅是我朋友畫的……。」冰島人口不多,藝術圈也不算是個大圈子,很容易知道是誰的作品。

他還說他畫了間房子在冰島東邊的小鎮。「小鎮叫什麼名字啊?我剛還完島,可能有經過。」的確在路途中,有些小鎮有壁畫。他找了他手機的照片給我看,咦?不就是我們追著”白日夢冒險王”場景,經過的小鎮,我也有拍到那間塗鴉的房子。「對阿!自從那部電影紅了之後,冰島人就把那叫”Mitty Town”」他笑著說。

他還和我分享有次他去一個很冷的地方駐村創作壁畫的經驗。「很冷的地方,這裡還不夠冷嗎?」我大笑。「那裏更冷喔! 在極圈內,一個屬於挪威的島,叫永恆的白晝,零下四十度。那裏有間廢棄的醫院,我們在那邊創作。」他邊說邊開啟google 地圖上找給我看。聽起來就是個超級夢幻又很極限的創作地點啊!「那你會想要成為很有名的街頭藝術家嗎?」「恩….不想,我比較喜歡當”地下化(underground)”的藝術家」果然冰島人都挺樸實謙遜的。

後來,還和他聊到冰島人的命名方式。他畫在紙上解釋給我-基本上,小孩的”姓氏”是來自父親的”名”,然後在後面加上兒子(son)或女兒(dottir),所以沒有固定的家族姓氏,這邏輯還挺能接受的。就是AAA是BBB的兒子或女兒的概念。「那幫小孩取名時,就要順便思考孫子或孫女的姓氏會是什麼耶?」我笑著說。他似乎沒想過這問題,愣了一下也笑著說也是。

由於隔天一早得早起搭機,無法聊得太晚,在我的啤酒見底之後,把速寫留給了他,和他握手道別。

很幸運地在冰島的最後一晚,一杯啤酒的時間,認識一位當地的創作者,聽到不只一個有趣的故事。

對這位藝術家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發囉他的IG:@qwick

#呼應懷報「下班號」的主題,冰島人下班後的日常「去公共游泳池泡溫泉」對,你沒看錯,每個游泳池裡都有溫泉,還分三種不同溫度。我們其中一晚的旅店給我們泳池入場卷,我們就和幾位大叔和孩子們一起泡了溫泉。就如台灣人下班後去快炒店和朋友們聯絡感情,我想冰島人是圍一圈在溫泉池裡話家常吧?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