勇士當為義鬥爭|和仔先-賴和

 

 

月光

【月光】 詩:玄(賴和) 曲、唱:吳易叡
月光露水重,晚稻一定好,
那知望花時,風颱忽來做,
粟粒勿結漿,空存稻仔稿,
早冬著虫害,晚冬又收無,
頭家不減租,租管日追討,
豆粕也到期,稅金不容逃。
當,無值錢物,借,無人敢保。
欠了頭家租,準是無田作,
欠了官廳稅,抄封更艱苦,
牽牛無到額,厝宅賣來補。
一家五六人,流離共失所,
景氣講恢復,物價起加五,
錢又無塊趁,日子要怎度
◎〈月光〉原載於賴和與葉榮鐘、莊遂性等人合創的《南音》
一卷3號,1932年(昭和七年)2月1日「台灣話文嘗試欄」。

撫慰層層黑暗:〈月光〉

by 賴和文教基金會

〈月光〉之名怎麼聽都浪漫,但賴和一下筆就破碎所有想像。「月光露水重,晚稻一定好,那知望花時,風颱忽來做…」如抽絲剝繭,月光透射進來,猶未及溫暖撫慰就掀起殘酷血淚與痕漬斑斑,層層照現重重的陰影。

當風颱、稻熱病、立枯病、蝨燒…等天災病蟲害四起,二期三期稻作都入不敷出。而天災難躲,人禍也層出不窮;強化悲劇的還有地主與佃農的租稅爭議、殖民主和資本家與勞農階級間的壓迫與支配關係,種種土地問題造成的豈止民不聊生得已形之。關於農民小說書寫最多者莫過於與賴和亦師亦友的楊守愚在小說〈凶年不免於死亡〉的悲劇故事中,地主對於小說主角林至貧的宣洩未加體諒,卻更語出刻薄:

「『凶年』!哼!凶年!年凶了,你們知道要找我減租,試問!年豐了,又有誰肯生租給我呢?人家說:『賺的賺去食,損的損會社』。就是你們這一班的人。你也該知道。我們有了租,官廳裡是需要稅金的。這稅金也是不因年凶了而減少的。如果年凶了,你們便要找我減租,這稅金又要叫我們怎麼辦呢?給他抄封嗎?你還有一絲天良!?」

沒「天良」的,最後竟變成這些「牽牛無到額,厝宅賣來補」仍然走投無路、最終是「一家五六人,流離共失所」家破人亡的農民們。賴和的〈月光〉對應著〈凶年不免於死亡〉中的林至貧,就像大時代下普遍佃農的縮影;而賴和〈新樂府〉、〈農民謠〉等詩作,歷歷在目的還是幾經苦難終至幻滅的農民群像,一張比一張灰暗,幸福只是遙遙的奢望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