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色講堂——《預約。好好告別》

文/劉筱恩

死亡是什麼樣貌?臨終會是什麼樣的心情?在死亡之前,幫助我們面對的醫生,又是什麼模樣?

我曾經長期照護家人,見過的醫生也不少,印象中他們是任重道遠的模樣,討論病情時不苟言笑,長年神情凝重的結果,就是在臉上刻下深深的歲月痕跡。

講座前,我先看過TED影片,見朱醫師老成持重,心想這是當然的吧。

沒想到到了講座,站在前方的男士竟然很年輕,看起來有點無辜,我想……不會吧?這麼年輕的醫師,能為我們帶來什麼深刻的體悟?

顯然朱醫師瞭解我的疑惑,在開講之前,先說經歷。原來朱醫師的父親也曾毫無預警的倒下,在危急關頭,當急診室醫師問他的母親:「伯父的狀況有生命危險,如果病情有變化,妳要讓伯父接受插管、電擊的急救措施嗎?

朱醫師的母親回頭問他:「你說呢?」

朱醫師當時傻住了,即使他是一位安寧緩和醫師,陪伴無數臨終病患與家屬走過最後一段歷程,但當最親的家人發生相同的情況,他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因此他決定走出來,將安寧緩和醫療的觀念帶給大家,讓大家在面對生命最後一堂期末考之前,先做好功課。

˙

以往大眾對安寧的認知,差不多是讓病人等死,消極的不治療,過一天算一天,是個帶著負面意涵的詞彙。可是,朱醫師要我們想一想,真正的「安寧」是什麼?

他認為,安寧的定義因人而異,在哪種場所、有誰陪伴、在什麼樣的情況之下,能讓自己心情寧定,才是真正的安寧照護。有別於以往的認知,安寧照護並不是只有在醫院才能進行,在家也行。安寧照護是對沒有治癒希望的病人進行積極且全面性的照顧,幫病患控制疼痛及其他症狀,解決壓力與困擾,讓他好好度過最後一段時間。

換言之,不是放棄病患,不是讓他 等死,是給予溫暖周延的關懷。

˙

危急時刻,急不急救、插不插管,對家屬是很難的問題。決定讓所愛的人插管,延續生命,是否是最好的選擇?對「誰」來說最好?選擇不插管、不急救,讓病人以較不痛苦的方式度過餘生,難道是見死不救?亦或是體貼?

這些問題都沒有答案,也沒有絕對的對錯,只不過我們遲早會遇到,可能是發生在自己身上,也可能發生在親人身上,正因為這些抉擇很困難,沒辦法在短時間內拍板定案,朱醫師希望我們開始去做預立醫療決定。

每個人都先想一想,希望如何度過生命末期,在沒有意識之時,希望由誰代理作決定,然後與家人、醫療機構討論,重要的是跟家人進行坦率的溝通,確保家人都明白自己的想法,再進行書面作業:預立安寧緩和及維生醫療意願書、醫療委任代理人委任書,做健保卡註記。

必須注意的是,這雖然是一項重大決定,但絕非不能更改,即使後來有了不同的想法,也可以隨時修改。

108年即將上路的病人自主權利法,也是依據這樣的流程進行,但顧及的層面更廣,讓大家在面對人生最後一個期末考時,更從容、更安心。

˙

會後,我們圍過去跟朱醫師說話,雖然朱醫師每天面對生老病死,見證耳聞過很多臨終故事,但仍很有耐心的聆聽,與每個人討論。

有這麼好的醫師站出來,帶領大家瞭解安寧緩和醫療,是很好的事。

關於未來,關於人生最後一段路,我們都該提前開始想一想。

 好好告別2

民醫晚安。朱為民醫師

FB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wmchumd

BLOGhttp://weiminchu.blogspot.tw/

 萬里晴

關於萬里晴出版文化

多點觀察,微小出版,不斷尋找與文字共生的各種可能。

劉筱恩/萬里晴第一任社長
認真的任性,正在作更大的夢,所以要累積更多動能

 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