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的穀倉 讓它活下去。

Our historical barn shall persevere.

by 旅咖啡店長-邱明憲

2012年,返鄉彰化的第二年發生了「彰化台銀宿舍拆除」事件,當時雖然緊急發起了搶救活動,但在整個過程中被長輩以及周邊的里長責罵,且真正站出來一起去阻止拆除的人也是寥寥可數。
身為一個熱愛旅遊的人以及旅遊從業人員,看見台灣人總是羨慕世界各國的文化建設,為了京都數百年不變的街景而去旅行,為了歐洲的保存千年的古蹟而醉心,但對於我們的美麗建築,總是在接近百年時,用著親痛仇快的心情把它拆除了。

我時常在思考,台灣人是否有人格分裂。

後來慢慢的發現,會發生這樣的狀況是源自於對自己的
不理解,以及對於城市發展的冷漠,而產生的結果。我們並不理解彰化的發展,不理解為什麼有這些建築,為什麼巷弄會是如此,於是只好羨慕別人,把自己的自卑藏在心中。
後來我將台銀的歷史包裝進了「旅。咖啡」,我把「認識彰化」裹上旅行的糖衣,慢慢的餵養這裡的人們,這些文化理解的過程,無法用助長劑,需要細心的灌溉,但是破壞永遠來得更快。
2014年,位於扇形車庫對面的台鐵宿舍村面臨全面拆除成為公園的計畫,當然有許多的夥伴開始加入,努力地將拆除延後,並透過不同的方式達成保留的目的。
現在終於能夠透過完整的調查規劃,讓台鐵宿舍村得以多數保留並利用,而志工們也成立了「彰化縣鐵路村文化再生協會」,持續參與台鐵宿舍村的環境維護,文化調查、老住戶訪談以及未來規劃。
我以為大家開始理解這些保存運動的背後意義,並非在於對舊物的喜愛,而是這些保存會對未來產生什麼樣的意義。

可是現實往往並不是如此的。

2016年4月17日,就在扇形車庫以及台鐵宿舍村步行不到五分鐘的地方,「彰化農業倉庫」這個已經受文化局列冊追蹤的重要建築正在被拆除中,台鐵宿舍村的志工經過,確認此建物不可拆除後,馬上通知許多關心的朋友,並透過人力的阻擋才終於將拆除怪手給擋住。後來所有關心的朋友與組織經過串聯,一起重新去面對彰化民間以及公部門從法治層面到文化理解的不足,從這一刻開始這運動就不再只是某一個人或一件事的搶救運動,而是領著彰化的所有人,甚至台灣的所有人去面對這個現實,並努力地找出解決的辦法。

讓它活下去。不是一句話而是一個行動。

可不可以從現在開始,不必要去羨慕其他國家超過百年的文化與建築,實際的行動與參與建立我們自己的故事。不要去質疑90年算不算古蹟,而是努力的讓它從現在開始邁向下一個百年,然後我們就可以驕傲的理解自己並且面對這個世界。

n02_12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